钢铁企业一吨钢亏损1000元照常开工

http://www.hm.hc360.com2013年11月04日10:34 来源:慧聪重型机械网T|T

  钢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卖一吨钢,利润也就是一小瓶可乐的钱。”10月31日,唐山市全会商贸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杨帅苦笑着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发布的数据,上半年,86家会员钢企合计盈利22.97亿元,平均销售利润仅为0.13%,在39个工业行业中最低;86家企业中有35家上半年亏损,亏损面为40.7%。

  在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看来,市场失灵是钢铁业行情惨淡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国有企业在钢铁行业占比约50%,而国有企业又缺乏退出机制,即使亏损也不能停产、减产,这使得市场严重被扭曲,最终造成了钢铁行业的整体低迷。

  普遍亏损

  在过去的2012年,A股十大亏损公司全部被国企包揽,合计亏损金额高达近500亿元。其中,钢铁业就有5家,占据了半壁江山,分别是:★ST鞍钢、马钢股份、山东钢铁、安阳钢铁、华菱钢铁。

  刘海民告诉记者,他所知道的最严重的,是南方一家大型国有钢企。综合各个品种,全年每吨钢材亏损1000元左右。

  至于为什么亏损,几乎所有企业都将原因归咎于钢材市场低迷、下游需求疲软、原材料价格高位震荡运行等因素。不过,财经评论人士叶檀(微博)直言,行业下行虽是致亏的原因,但企业对经济周期的整体错判同样不能忽视。

  在国企普遍亏损的同时,民营企业的成绩却依然亮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14163亿元,同比下降5.1%;而私营企业却实现利润18172亿元,同比增长20%。

  另外,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12年钢铁工业运行情况分析,2012年,80家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98.2%,销售利润率几乎为零(只有0.04%)。由于这80家企业绝大多数是国有企业,说明整个钢铁行业的利润基本上是来自民营钢铁企业。

  照常开工

  即使民企更为灵活,但也有抵御不住行业整体低迷而停产的。河北唐山泰和钢铁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马秀芹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以来,唐山地区已有一些民营中小钢铁企业停产、减产。

  与此同时,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则依旧照常开工。刘海民告诉记者,前述南方某钢铁国企,即使每吨钢平均亏损1000元,也仍然在照常生产,“亏损也要接着干。”马秀芹表示,还有的逆市扩大产能,因为产能增加后,规模效应更加明显,可以摊薄成本。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原因是技术问题,钢铁生存流程属于“热连续流程”,大型高炉一旦点火就不能轻易停止运行,否则会使炉体受到严重损伤。不过,刘海民表示,成本因素不足以解释钢企为何不停产。他调研过一家企业,停产的话损失5000万元,而不停产则要亏损2亿元。

  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体制制约。国有企业不能按照市场规律办事,钢铁行业规模又大,往往是就业和纳税大户。一旦停产,职工安置成为大问题,地方政府的GDP也要受到极大影响。

  对此,刘海民将其总结为国有钢铁企业“四大怪病”:产量能增不能减、生产线能开不能关、工资能涨不能降、人员能进不能出。

  为了维持国有钢企的亏本运行,地方政府不得不连年给予财政补贴。例如,2012年前三季度,重庆钢铁亏损11.7亿元。到了12月份,便连续收到了重庆市长寿区财政局和重庆市财政局的高额补贴资金,数额分别为5亿元和15亿元。随后,公司于2013年1月29日发布了将盈利约1亿元的业绩预告。从即将被ST到全年盈利,重庆钢铁仅仅用了6天时间。

  有分析人士指出,滥发补贴和明显的投机性补贴,不仅造成财政资源的配置浪费,也无益于企业发展。事实也证明,虽然近两年各地政府加大了财政补贴的力度,但大多数钢铁企业并没有逃脱业绩下滑甚至亏损的厄运。

  市场失灵

  实际上,不光是国有钢企没能摆脱亏损的厄运,由于政府的过度干预,使得市场被严重扭曲,推高了产能过剩,最终造成了全行业的低迷。

  刘海民表示,根据经济学的价格形成理论,边际状态的厂商决定了产品价格。面对同样的铁矿石原料成本,国有企业由于有补贴,能够承受更低的增加值,那么最终钢材的价格就会由这些企业来决定。

  理论上,只要有一家钢铁企业享受补贴,钢材价格就会降低。更何况,目前政府补贴已是普遍存在,据刘海民介绍,仅2012年地方政府就为钢铁企业补贴了45亿元。

  如此大的体量,使得市场信号被严重扭曲。其结果,用上海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的话来讲,就是“优不胜、劣不汰”,“谁都过得不好。”

  亏损企业不能正常退出,直接造成了全行业的产能过剩。今年上半年,中国钢产量达到3.89亿吨,同比增长7.4%,已占到世界钢总产量的49.4%。10月15日,《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发布,其中提出,产品生产能力严重超过有效需求时,将会造成社会资源巨大浪费,降低资源配置效率,阻碍产业结构升级。

  事实上,产能过剩的恶果早已显现。据新华社报道,从2011年下半年以来,钢铁行业就一直在盈亏线附近徘徊。如果扣除矿山和非钢投资的收益,钢铁生产主业已经亏损了七个季度。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的平均销售利润率仅0.13%,处于工业最低水平。而从最为直观的吨钢利润来看,高峰期曾达到1000元左右,相当于一部普通手机。其后逐渐下滑到一公斤猪肉、一瓶矿泉水的水平。到了今年上半年,吨钢利润一度只有0.43元,两吨钢加起来赚的钱还不够买一根冰棍。

  根据中钢协统计,今年前5个月,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负债总额达到3万亿,资产负债率高达69.5%;55家钢铁上市公司中,一季度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公司达18家,钢铁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平均值更是达到84.4%。

  负债率高企又形成了恶性循环。马秀芹说,今年以来销路不好,与贸易商资金偏紧有很大关系。如今只要是和钢铁有关的企业,从银行都贷不到款,即使有抵押物都不行,这使得钢贸企业的资金非常紧张。

  10月24日,有媒体报道称,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老板周波已经“消失”数月,欠债50亿元,疑似跑路。徐向春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以来,“跑路潮”已经由钢贸商蔓延到钢铁生产企业,并且呈愈演愈烈之势。

  在日前举行的一次钢铁行业会议上,宝钢董事长徐乐江表示,目前整个钢铁行业还没有到最低迷的时期,现在仅仅是进入深秋季节。可以预见的是,钢产量绝对不增长甚至下降的“冬天”即将到来。

责任编辑:张跃乾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