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钢铁企业经营惨淡 规划保留15家大钢企

http://www.hm.hc360.com2013年09月03日09:22 来源:慧聪重型机械网T|T

  大气污染治理和产能过剩的双重压力之下,河北省掀起新一轮钢铁行业调控,此次能否跳出“越治理越过剩”的怪圈?

  8月下旬的处暑时节,持续的闷热与高温渐减,北方人先感受到一丝久违的凉爽。

  然而,对于中国钢铁产量第一大省河北来说,这一丝凉爽却无法消解产能过剩带来的烦闷。

  “除了个别上了规模的大企业能有微薄盈利外,很多企业都在勉强维持生产。”一位河北钢铁行业的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现在越是规模小的钢铁企业越是难以为继,“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能活下来。”

  正当许多钢铁企业苦熬之际,河北省整顿钢铁行业的步伐越来越紧迫。承受产能过剩和环境污染的双重压力,河北省据传将在2017年底削减钢铁产能6000万吨,是其现有产能的两成有余。

  另外,《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悉,《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规划》有望于近期获批,一股兼并重组潮势将卷起。

  政策“靴子”何时正式落地,河北钢铁行业当前已如风声鹤唳。

  惨淡

  8月23日,记者来到了唐山市小钢铁企业最密集区域之一的丰润区。一路看到钢铁企业的门牌比邻而现,但开工者寥寥无几。有些厂区还贴出出租厂房的广告。

  同样的情形,在几日前的邢台市南宫地区也曾目睹。

  丰润区张良各庄村的一位村民说,当地几个村子里以前至少有四五十家小钢厂,但从去年开始陆续停产。

  今年,唐山被环保部戴上首季污染最严重的帽子,对小钢厂更是采取高压态势,越来越多的小钢铁厂停产关门。

  “还好当时没有投钱进去,不然现在也得赔得一干二净。”面对如今惨淡的钢铁行业,一位长期从事铁矿石贸易的商人高强不无庆幸。

  不久前,他以前曾想入股的一家钢铁企业找他谈合作,他拒绝了,“就算现在给我打个对折,我也不敢接”。

  钢铁业也有过好日子。业内人士回忆,以前市场环境好的时候,只要第一笔资金到位并顺利投产,接下来根本就不愁钱,下游的销售商提前付款再提货,上游的原料商先发货后拿钱,许多钢铁企业手里有着大笔流动资金,甚至无需贷款都活得很滋润。

  如今风光不再。行业低迷之下,小钢企不仅很难从国有银行里贷到款,民间资金也不敢铤而走险,“就怕哪天企业挺不住,资金打了水漂。”一位从事民间融资的人士说。

  大型钢铁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河北钢铁集团唐钢公司是唐山市最大的国有钢铁企业,虽然公司的生产运营还算正常,但销量下滑,价格低迷,70%以上的利润被吞噬。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手头发紧。”有唐钢员工说。

  产能过剩成为整个钢铁行业的突出问题,但这并非新事。从2003年起,国家发改委就不断警示,钢铁行业出现盲目投资,供过于求,是年11月还会同国土资源部、商务部等5部委,制定了《关于制止钢铁行业盲目投资的若干意见》。

  调控十年来,钢铁产能却从2003年的3亿吨增长至2012年的9亿吨,陷入了“越治理越过剩”的怪圈。

  硬扛怪圈何以形成?

  一家小型钢铁企业的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解释其中缘由:“有市场我得干,没市场我也得干,只要我比别人规模大,别人坚持不下去了我就还能活。”

  在他看来,企业的规模决定了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尤其是在大中型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下,企业规模越大,融资能力就越强,就越有可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正是在这种追求规模竞争效应的思想指导下,许多中小型钢铁企业迅速膨胀,甚至在国家宏观调控欲淘汰落后产能时,也没能抑制住企业的扩张欲望。

  以唐山市为例,2006年以来,全市已淘汰炼铁产能2492万吨,炼钢产能2369万吨,并采取区域限批、一票否决等方式,对落后产能强行淘汰。但与此同时,2012年唐山市粗钢产量却比上年增长近10%。

  河北省工信厅提供的资料也显示,去年钢铁市场进入全面低迷状态,但该省的钢铁产量也依然增长。

  许多钢铁企业在逆势扩张。《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唐山市调查后发现,仅在2012年,唐山市鑫达、九江、荣信三家公司分别各新投产了一座1080立方米的高炉,松汀和燕山钢铁分别新投产了一座1780立方米和2560立方米的高炉。

  燕山钢铁在2008年时铁和钢的产能分别仅为300多万吨,但加上新建的巨型高炉和配套设施,产能将突破一千万吨,5年来已翻近一番。

  “河北省近十年来淘汰的落后钢铁产能的总量约8500万吨,但是同期新增产能远大于这个数。”一位接近河北省政府的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这些新增的产能多属未批先建。

  在业内人士看来,钢铁产能不降反增,背后的原因除了企业自身的扩张冲动外,地方政府的支持也不无干系。在许多地方政府眼中,钢铁企业是纳税大户、GDP支柱和重要的就业渠道,备受呵护。

  政府屡次治理产能过剩,钢铁业往往首当其冲,“但不少钢铁业者仍然相信,地方政府不会‘一刀切’。”上述接近河北省政府的人士说。

  比谁扛得住,比谁更幸运,钢铁企业就这样暗地较着劲。

  这次不同了?

  据报道,《河北省环境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和《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将于近期出台,其中一个目标是,到2017年底,全省钢铁产能削减6000万吨,到2020年再削减2600万吨。

  早在今年5月,河北省就曾在给国务院的《关于落实国务院领导重要批示处置违规钢铁项目推进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有关情况的报告》中提出过类似目标:用5至8年的时间把全省钢铁产能由目前的2.86亿吨减到2亿吨左右,其中前5年压减到2.2亿吨左右。

  经历过多轮产能调控的河北钢铁圈,开始意识到此轮调控力度来得更为紧迫。

  今年以来,河北钢铁业已屡遭“点名”。3月,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调查发现,该省60%的钢铁企业存在环保问题,70%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80%违规排放生产废水。

  4月初,在工信部公布的首批45家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钢企名单中,产量全国第一的河北省钢铁企业竟无一上榜。

  空前压力到来,河北省进行了全省通报和自查自纠,省内多位干部被问责。

  据河北省发改委新闻处给记者的回复,《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规划》今年年初上报国务院后,有望于近期获批。而在等待获批的过程中,河北省的组织实施工作就已提上日程,重点推动唐山、邯郸两市,迁安、武安、丰南等钢铁集中地区的企业兼并重组和搬迁改造工作。

  据待批的产业调整规划,15家大型钢铁集团将得以保留,其战略布局概括为“2310”,其中“2”指河北钢铁集团和大部分资产都在河北的首钢集团,“3”是组建三家具有较强实力的千万吨级大型钢铁联合企业,“10”是十家左右特色钢铁企业集团。

  13个未定的“红顶”名额,便是留给河北钢铁圈内其他重量级游戏者不多的“护身符”。

责任编辑:张跃乾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暂无内容